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是当代青年最主要的价值导向
发布时间: 2015-11-20 浏览次数: 17

 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

                         


    和平环境里,人们往往更重视个体权利、自我价值,而危亡之际要拯救国家民族,必须张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华民族屡经挫折而不屈,屡遭坎坷而不衰,重要原因就在于,舍生取义的集体主义精神已深深融入我们的民族意识中。而今,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机遇与挑战并存,风险和困难不少,需要全民凝心聚力。
    当下,我们正以各种形式向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作出贡献的人们表达敬意。作为这场战争的亲历者和参与者,抗战老兵是“最可爱的人”。媒体走访发现,已是风烛之年的他们大多拙朴木讷、沉默少语,即便提及应享待遇,也大手一挥,直言“在意那些干啥,把鬼子赶出中国,是我们的责任”。一位老兵更是感慨:“我不怕死,怕的是这些后辈把我们那一辈遗忘了,忘了那段历史。”老兵的赤诚令人动容。这份朴素而纯粹的爱国情怀,与其成长生活的年代背景密不可分。那个年代的中国,积贫积弱,内忧外患,一盘散沙,被人轻视。久已为列强所欺凌,日本军国主义的野蛮入侵,更是带来满目疮痍、遍地血腥,中华民族面临亡国灭种的危险。危急情势下,众志成城、共御外侮是一种自然反应,更是一种必然选择。那一辈里的很多人或许讲不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这些名词,却本能地为民族而战、为祖国而战、为中国人的生存和尊严而战。如当时一篇报纸社评所写:“今天南北战场上,是争着死,抢着死,因为大家有绝对的信仰,知道牺牲自己,是换取中华民族子子孙孙万代的独立自由。”
    出生于今天和平年代、在蜜罐里长大的年轻人,能否对那段充满屈辱和牺牲的历史感同身受,从而从老一辈那里承接过这一份厚重的爱国情怀,正如前面那位老兵担心的,是个重要的问题。对今天的不少年轻人而言,“万人争负土,烈骨满山香”已成为一个传说,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更多是一句口号,个人主义、自由主义才是人生圭臬。有的人玩世不恭、嬉笑怒骂以表达个性,有的人解构主流文化价值以彰显叛逆,有的人挑战社会规则以标榜自由。强调自由主义、个人主义的西方文化受到追捧,讲集体、讲奉献等东方传统价值反被视为老套。今非昔比,天下太平,生活安逸,人们追求思想个性的解放,向往富足优渥的生活,也在情理之中。但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今天再讲传统、讲爱国情怀和集体主义就过时了呢?
    历史发展有其自身逻辑。和平环境里,人们往往更重视个体权利、自我价值,而危亡之际要拯救国家民族,必须张扬爱国主义、集体主义。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中华民族屡经挫折而不屈,屡遭坎坷而不衰,成为世界历史上唯一文明不曾中断的伟大民族,其重要原因就在于,舍生取义的集体主义精神已深深融入我们的民族意识中。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更是证明,唯有团结凝聚最广大的中国人民,改变一盘散沙的状况,才能改变国家面貌。而今,中国作为一个新兴世界大国而崛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已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机遇与挑战并存,风险和困难不少,需要全民凝心聚力、共同奋斗。思想解放但不能放弃主流意识,价值多元但不能忽视共同价值,日子好了但不能放弃精神追求,居安不能忘危,机遇不容错失。要找到社会的最大公约数,集中力量办成中华民族的大事,避免我们的社会成为个人至上的小时代。
    今天我们弘扬集体主义、爱国主义,重要的一条,是要在正确历史观的引导下,以人文情怀讲好爱国故事。近些年,消费主义思潮、历史虚无主义兴起,“解密”“反思”比比皆是,雷剧、神剧大行其道,非但起不到宣传教化作用,还往往曲解历史、适得其反。同时,今天讲集体主义、爱国主义,要在“大”与“小”之间找到平衡。所谓“大”,就是指大是大非面前对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的坚守;所谓“小”,就是指个人对个体权利、自我价值的追求。将二者结合起来,才能使宏大主题跟今天的年轻人在精神层面达到互通与契合,让爱国主义、集体主义教育实现“润物细无声”。
    国家强盛、百姓幸福,这是爱国主义最朴素的价值指向,也是无数仁人志士孜孜以求的奋斗目标。其迸发出的精神力量,一次又一次地挺起这个古老民族的脊梁,铸就了这个泱泱大国的尊严。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应该牢记老一代人的拳拳赤诚、殷殷期许,传承好爱国主义、集体主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积蓄更强大的精神动力。